请务必收藏本站最新地址发布页 www.nachrichten-blog.net

首页> >学生校园> >我和一个女中专生>

首页  »  我和一个女中专生

 
  那时候有我所在的大学时全市有名的花园学校,经常一起到我们学校的花园去约会。她应该是初吻,刚开始不够灵活,后来就很猛烈,但谈不上技巧。当她喜欢和我接吻后,我经常把嘴凑过去,她就闭上眼,半张开嘴,甚至伸出舌头,我就立刻缩回头问她:“你想什么啊?”,她就两颊通红,低下头去,仿佛向找个缝隙钻进去一样,很可爱。

  她是处女,我们从没真正的插入,最多一次就是用丁丁顶在她的阴部手淫。不过尝试过很多次口交。我们很喜欢带她到学校公园靠河边斜坡的草地上亲热,那个地方人少,是大学生打野炮的最佳场所,我让她给我口交。虽然只是吸着含着来回动,比较生硬,不足以射精,但从没试过口交的我已经感觉很爽了。有一次,她边含着龟头口交,我边手淫,直到射在她嘴里。射完后,就像真的被干虚脱了一样,嘴半张,头半仰,无力迷茫地望着我。我凑过去发现她已经把大部分精液吞下了,靠近嘴巴,一股精液的腥味,就没继续接吻了。

  还有一次在她学校边的巷子里,她靠墙站着,我把她内裤扒下,裙子聊起,舔她的逼,出了不少水。正在哼哼唧唧的时候,边上有个气质微熟女经过,我们立刻停止,保持姿势移动不动。而我把头伸在她的裙子里,舌头仍然顶着她的逼。待到那女人走过,继续猛舔,并用舌头用力往里面顶,想到刚才那个气质熟女可能应该看到了,心里特别刺激。从那次以后,她经常会故意穿裤子不让舔逼了。

  那个年代很保守,真正的性交有时还是不敢。我给他口交时,她会很动情,可能是受不了,总是略带哭音的颤声哀求,“给我留一点自尊,只亲上面,别亲下面了,好不好”。想来是她接受不了自己发情的状态。

  后来我以到外地实习的借口终端联系,不再往来了。

  【完】